不全

不全

杂食,弧逼

其实什么都产,但是本人是手写党





希望跟我说说你

不解惑

老早了。看完梦里飞欢写的,感觉原作设的舅舅单箭头实在太戳了

写的垃圾,段子,OOC,慎看



“其实世间很多事,本来也是无所谓输赢的。赢的未必最好,输的未必不好;你又何必执着于此?”

沈浪是一个与人为善的人。这一点不仅仅表现在他很少与人争执。如果为形势迫,定要他和别人比试,他也绝少追究输赢(当然也是因为他通常会赢)。他一直也是一个很谦虚的人。

可是总还有人立志赢他。通常这个人是王怜花。

王怜花站在桃树下,他的脸年轻好看,本人看起来也像桃树生出的精怪。不知怎么,他此时没有露出他一贯的笑脸;他本是那种无论形势高下,都能不使自己显得尴尬的人。但他此时没有讲场面话。他似乎也没有要就这个论题与沈浪辩个究竟。实际上,他神情冷冷,很不寻常。

王怜花道:“这你恐怕不能明白。”这一瞬间他看着沈浪,眼神竟像是在看另外什么人。然后他竟忽然离开了。

桃花颓然委地。沈浪对着落华微笑;他确不明白这件王怜花笃定他不明白的事到底是什么,甚至也无从猜起。虽然这根本不算什么赌约,如果让他说起,他总也会坦然地承认:“我输了。”

沈浪做人一向光明磊落;但他直觉这并不是件应当开口发问的事。所以他一直不曾问。


fin


写这个的时候有一个论点:如果没有王怜花,沈浪还是沈浪,名动天下的沈浪,如果没有沈浪,王怜花不算是王怜花。难道王老板这种人才终究只能屈居人下?现在不觉得不平了,他就是这样子,就算一直输下去,难道还能说什么?

5024坑里首发。偷偷问一下小姐妹们,沈王沈有群吗?找找组织,不合适删。


评论(9)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