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全

不全

杂食,弧逼

其实什么都产,但是本人是手写党





希望跟我说说你

唉,我是傻逼,我是渣,还是人渣

我我我我想说什么都忘了我可能要发存稿了但是我是傻逼我是人渣啊

扯什么蛋,吴邪是那样的人吗,我的计划没完成,好吧,我托半路认识的汪家妹子帮我接人??

好好笑,他的计划他死了也能成,不然呢,他也不在乎自己死不死,我靠,死了约定还奏效吗,还接替吗,哎呀

吴邪再傻逼也不至于吧

真深情,感动哭了

师傅也好迷幻,给徒弟看眼睛?原作的鸭梨都看过师傅不戴眼镜的样儿好吧,要是眼镜炸碎那一段梁姐难道没看见?

大家都在干什么啊,剧版都在干什么

欢迎diss,事先抱歉,本人住校长弧

网页版怎么置顶啊啊啊啊

关键词

没啥关键词,有兴趣就爬墙

写的东西很杂,请小心观看

倒是少车

置顶,想起来什么再改,50多fo了,走过路过的朋友都来聊聊吧,关注随缘,欢迎以梗投喂,看到有兴趣会写的

也欢迎私信

片刻就从里面传来他边喘边骂的声音:“你他妈在这种地方歇。”

这个真的好涩情!!感觉稍微改改上下文就是一篇大戏……

冷水澡

*以前摸的段子,发上来凑数

*占个地儿跟关我的朋友说明白,邪瓶我本命,虽然写的啥也不是……如果有瓶邪无脑粉或接受不了我cp的取关,没缘分,我也接受不了你cp,江湖再见

*当然不上船多数还是无差的……前提是得无差

*参考钓王,雨村生活私设多

*第一人称,矫情到ooc

*很短


我老爸老妈都是作风比较老派的人,我从小在家都洗热水澡。整个浴室热腾腾的,掀开浴帘出来,洗手池上方的镜面覆盖着水汽,擦它也无济于事,抹出的痕迹立刻又被水汽覆盖。

所以我一直以为洗澡都该是热气腾腾的,我是一个比较死脑筋的人,很少用学过的物理知识来考虑这种生活问题,我洗澡的时候一般都唱歌而不思考。

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十四岁或者十五岁,我在淋浴头下绞一条毛巾,冷水哗哗的,没有水汽升起来,我这个时候才自然地明白洗冷水澡并不会雾气腾腾。

后来我接触冷水洗澡的机会就多了起来。读大学的时候,也会在夏天用凉水冲头,感到自己非常年轻。


听说洗冷水澡确实有一干好处,不过毕竟是传闻,真实性无从考证。实际上,冷水洗澡时也会有弥漫的水气,潜伏在浴室的空间里,张开它不露行迹的怀抱。

这时候老天对我睁开了眼。


这时候踏火焚风的麒麟对我睁开了眼。


fin只有车门啦


我靠我写的都是啥狗屎玩意儿……

有关洗澡一切事宜属瞎编,不知道南方小哥哥洗澡啥样,我们北方有大澡堂,还会让亲朋好友帮忙搓背。

疗养院

*标题内容无关

*是原作向,不是剧向,本垃圾还没有获得融合两个设定的能力

*短到不刀了

*OOC慎,逻辑死,慎


“……那个地方我派人去过,进去的人都没有出来,当时我不能再冒这个险……”


谁在说话,烦死了。老子要休息。

黎簇想着,困意不受控制地消退。“——黎中元的队伍是第一批,那是一个意外。黄严从我那里逃了出去,带了队伍进去,但是他接触那个东西就疯了,回来之后他把图刻在了你的背上。”

黎簇逐渐意识到自己听到了什么。痛觉回归,他睁开眼睛。

“你醒了。”吴邪说。

黎簇张了张嘴,失去意识前的爆炸和震荡回到脑子里,他发出了三天以来的第一个音节。

“你骗了我。”他说。“你答应过只要我把你要求的都办到,我和我老爹都会没事的,你为什么要骗我?”

他尝试坐起来,发现身上插着各种管子。

“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疗养院。”吴邪说。

“我不需要疗养。”黎簇说,“给我装备,我要去那个地方,我要去找我爹。”

“没有用的。”

“什么没有用的?“

“我不会把坐标给你的。”吴邪说,黎簇抬头看他,他的脸看上去异常疲惫。

黎簇压下身体的不适感。“你就不想知道那里面到底是什么了吗?我可能是唯一一个可以把里面的东西给你带回来的人,你就不想看看?“在”家“里的生活,足够让他学会怎样跟人谈条件。

“不想。”吴邪断然道。“对于我来说,这一切都结束了。”他是坐在病床边,姿态放松,脸庞被投下一片阴影。

“那你还在这里干什么?”

吴邪道:“我来看看你。”

不知道是脑震荡的后遗症还是心理作用,黎簇觉得一阵恶心。”别想再利用我做事情了,以后你别想从我这里得到任何东西。“他说。”你看过我了,我已经被你弄成这个样子,满意了吧?现在你可以滚了!“

吴邪从椅子上站起来,看着他道:“你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吧,费用有人付过了,这是我们约定里剩下的钱,你完成的很好。再见。”

黎簇从病床上撑起来,冲着他的背影啐了一口:“谁他妈要你的钱!老子不稀罕!!“


吴邪走到外面走廊上,解雨臣在门口站着,看到他出来,把手机收起来。他脚底下踉跄一下,解雨臣伸手去扶他。

“你太累了。”他说。“需要休息。”

吴邪点头。

“谈的怎么样?”解雨臣问。吴邪按了按额头:“我以后不想再见到他了。”

两个人向门口走去,有车等在那里。


fin


当然不是因为甜也甜不过官方了……救命……

胡写

又看了一遍盗七,原著太甜了

激情摸段子

真的是胡写,mer直吴的爱情吧

粘一下原作

他道:“不过,这些都是我小时候的想法,现在年纪大了,很多事情已经想通了。”说着叹了口气,举起酒瓶向我示意,“所以,小三爷,和我在一起,你得自己照顾自己。”


艾特一个姑娘 @解婳亦 


我凑过去跟他碰杯,对着瓶口灌了一口,忍不住也叹气,他往我这边坐了坐,在我肩膀上拍拍。

“我没事,只是想到一些以前的事。”我道。

“嗯?”

我感觉自己喝的有点多了,道,“你小的时候怎么能长得那么好看,那个时候我还一直想要娶你。”

他笑了笑,没太在意,道:”真的?“

“真的。”我道,“你别不信,上小学的时候班上有个女生偷偷亲了我一下,我当时哭的要死要活,还说你要是知道就不给我做媳妇了。”

他楞了一下,然后突然大笑起来,笑了很长时间,我感觉他笑得有点放肆了,不禁恼怒,“喂,这有什么好笑的——”

“不好意思,我只是很难忍住不笑。”他终于笑够了,把手勾在我肩膀上,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有一点喝多了,突然抬头看我道,“难道我现在长得不好看?”

我愣住了,一时不知怎么答话,他就那样直勾勾地看着我,我感觉脑子里有根弦“啪”地烧断了。


拉灯没有啦fin

不要问是花邪还是邪花啦——

跟大家揭露黑心瞎的真实面目

老吴和鸭梨到底是有多像啊

p1沙海一(是网络连载版,和实体略有出入),p2黑瞎子师傅3

daomubiji.org   自截,弃权



前尘旧梦

 

前尘旧梦

 

 

*是从沙海局走出来的簇

*是分道扬镳的万簇

*南派造梦机制

*有点跑题

 

 

他和苏万并肩走在路上。苏万手里拎着球网,抬脚颠球,有一下没一下。

他们可能是去哪个学校的体育场踢球,但是哪个他忘了。

两个人也不讲话。往前走,路变窄,苏万走他后面。颠球的声音也听不到了。

两个人越走越快,好像有人在后面跟着他们一样。越走越快。他没有回头看也知道,后面是哪些人。

一辆公交车开过去,上面挤满人,经过的一瞬间所有人向他的方向看来,透过窗子他看见所有人都长着汪小媛的脸。

他拉着苏万跑起来,刚迈开腿,旁边巷子里挤出很多很多人,全部是黑衣服,长手指。

他拉着苏万或者苏万推着他,两个人越跑越快越跑越快,两边的街巷里像挤奶油一样挤出来黑衣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前头的小街越来越窄越来越窄。

他看到巷子尽头了,一把拉住苏万,苏万手里还拎着球网。他感到有件事非做不可。他开始对苏万说话:“苏万。”

瞬间所有黑衣人围上来。

他不知道自己要说的是什么,但是他说了出来:“苏万,我们回不去了。”

苏万的表情看不清楚,突然有人抓住他的衣领,用力一推。

 

黎簇感觉到自己仰面躺着。猛地坐了起来。

呆愣了一下,去摸手机,手机放在床头柜上。

锁屏上的时间已经是凌晨。黎簇解锁,登录QQ,和苏万的聊天窗口还在靠上的位置。黎簇点进去。

动动手指,输入:刚刚梦见你了。又很快删掉。

苏万的动态被加载出来。黎簇看了一眼,立刻点进去。

两分钟前的一条动态。只写了一句话:

我们是不是回不去了?

评论区空空的,这个时间很少人看动态。

黎簇在下面点赞,退出到私聊窗口,又敲进去:回不去了。停顿了一下,又一字一字退格删掉。

最后什么也没发,退出了QQ,把手机放回床头柜上。

黎簇躺回去,翻了很久,然后睡着。

 

 

Fin

 

*挤奶油的比喻出处是十年篇华容道那一段。

*晚上季播剧有人吗,等吃粮

百岁山山有没有可能是“我奉(那位姓吴的)佛爷之命守护古潼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