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全

不全

杂食,弧逼

其实什么都产,但是本人是手写党





希望跟我说说你

疗养院

*标题内容无关

*是原作向,不是剧向,本垃圾还没有获得融合两个设定的能力

*短到不刀了

*OOC慎,逻辑死,慎


“……那个地方我派人去过,进去的人都没有出来,当时我不能再冒这个险……”


谁在说话,烦死了。老子要休息。

黎簇想着,困意不受控制地消退。“——黎中元的队伍是第一批,那是一个意外。黄严从我那里逃了出去,带了队伍进去,但是他接触那个东西就疯了,回来之后他把图刻在了你的背上。”

黎簇逐渐意识到自己听到了什么。痛觉回归,他睁开眼睛。

“你醒了。”吴邪说。

黎簇张了张嘴,失去意识前的爆炸和震荡回到脑子里,他发出了三天以来的第一个音节。

“你骗了我。”他说。“你答应过只要我把你要求的都办到,我和我老爹都会没事的,你为什么要骗我?”

他尝试坐起来,发现身上插着各种管子。

“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疗养院。”吴邪说。

“我不需要疗养。”黎簇说,“给我装备,我要去那个地方,我要去找我爹。”

“没有用的。”

“什么没有用的?“

“我不会把坐标给你的。”吴邪说,黎簇抬头看他,他的脸看上去异常疲惫。

黎簇压下身体的不适感。“你就不想知道那里面到底是什么了吗?我可能是唯一一个可以把里面的东西给你带回来的人,你就不想看看?“在”家“里的生活,足够让他学会怎样跟人谈条件。

“不想。”吴邪断然道。“对于我来说,这一切都结束了。”他是坐在病床边,姿态放松,脸庞被投下一片阴影。

“那你还在这里干什么?”

吴邪道:“我来看看你。”

不知道是脑震荡的后遗症还是心理作用,黎簇觉得一阵恶心。”别想再利用我做事情了,以后你别想从我这里得到任何东西。“他说。”你看过我了,我已经被你弄成这个样子,满意了吧?现在你可以滚了!“

吴邪从椅子上站起来,看着他道:“你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吧,费用有人付过了,这是我们约定里剩下的钱,你完成的很好。再见。”

黎簇从病床上撑起来,冲着他的背影啐了一口:“谁他妈要你的钱!老子不稀罕!!“


吴邪走到外面走廊上,解雨臣在门口站着,看到他出来,把手机收起来。他脚底下踉跄一下,解雨臣伸手去扶他。

“你太累了。”他说。“需要休息。”

吴邪点头。

“谈的怎么样?”解雨臣问。吴邪按了按额头:“我以后不想再见到他了。”

两个人向门口走去,有车等在那里。


fin


当然不是因为甜也甜不过官方了……救命……

胡写

又看了一遍盗七,原著太甜了

激情摸段子

真的是胡写,mer直吴的爱情吧

粘一下原作

他道:“不过,这些都是我小时候的想法,现在年纪大了,很多事情已经想通了。”说着叹了口气,举起酒瓶向我示意,“所以,小三爷,和我在一起,你得自己照顾自己。”


艾特一个姑娘 @解婳亦 


我凑过去跟他碰杯,对着瓶口灌了一口,忍不住也叹气,他往我这边坐了坐,在我肩膀上拍拍。

“我没事,只是想到一些以前的事。”我道。

“嗯?”

我感觉自己喝的有点多了,道,“你小的时候怎么能长得那么好看,那个时候我还一直想要娶你。”

他笑了笑,没太在意,道:”真的?“

“真的。”我道,“你别不信,上小学的时候班上有个女生偷偷亲了我一下,我当时哭的要死要活,还说你要是知道就不给我做媳妇了。”

他楞了一下,然后突然大笑起来,笑了很长时间,我感觉他笑得有点放肆了,不禁恼怒,“喂,这有什么好笑的——”

“不好意思,我只是很难忍住不笑。”他终于笑够了,把手勾在我肩膀上,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有一点喝多了,突然抬头看我道,“难道我现在长得不好看?”

我愣住了,一时不知怎么答话,他就那样直勾勾地看着我,我感觉脑子里有根弦“啪”地烧断了。


拉灯没有啦fin

不要问是花邪还是邪花啦——

跟大家揭露黑心瞎的真实面目

老吴和鸭梨到底是有多像啊

p1沙海一(是网络连载版,和实体略有出入),p2黑瞎子师傅3

daomubiji.org   自截,弃权



前尘旧梦

 

前尘旧梦

 

 

*是从沙海局走出来的簇

*是分道扬镳的万簇

*南派造梦机制

*有点跑题

 

 

他和苏万并肩走在路上。苏万手里拎着球网,抬脚颠球,有一下没一下。

他们可能是去哪个学校的体育场踢球,但是哪个他忘了。

两个人也不讲话。往前走,路变窄,苏万走他后面。颠球的声音也听不到了。

两个人越走越快,好像有人在后面跟着他们一样。越走越快。他没有回头看也知道,后面是哪些人。

一辆公交车开过去,上面挤满人,经过的一瞬间所有人向他的方向看来,透过窗子他看见所有人都长着汪小媛的脸。

他拉着苏万跑起来,刚迈开腿,旁边巷子里挤出很多很多人,全部是黑衣服,长手指。

他拉着苏万或者苏万推着他,两个人越跑越快越跑越快,两边的街巷里像挤奶油一样挤出来黑衣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前头的小街越来越窄越来越窄。

他看到巷子尽头了,一把拉住苏万,苏万手里还拎着球网。他感到有件事非做不可。他开始对苏万说话:“苏万。”

瞬间所有黑衣人围上来。

他不知道自己要说的是什么,但是他说了出来:“苏万,我们回不去了。”

苏万的表情看不清楚,突然有人抓住他的衣领,用力一推。

 

黎簇感觉到自己仰面躺着。猛地坐了起来。

呆愣了一下,去摸手机,手机放在床头柜上。

锁屏上的时间已经是凌晨。黎簇解锁,登录QQ,和苏万的聊天窗口还在靠上的位置。黎簇点进去。

动动手指,输入:刚刚梦见你了。又很快删掉。

苏万的动态被加载出来。黎簇看了一眼,立刻点进去。

两分钟前的一条动态。只写了一句话:

我们是不是回不去了?

评论区空空的,这个时间很少人看动态。

黎簇在下面点赞,退出到私聊窗口,又敲进去:回不去了。停顿了一下,又一字一字退格删掉。

最后什么也没发,退出了QQ,把手机放回床头柜上。

黎簇躺回去,翻了很久,然后睡着。

 

 

Fin

 

*挤奶油的比喻出处是十年篇华容道那一段。

*晚上季播剧有人吗,等吃粮

百岁山山有没有可能是“我奉(那位姓吴的)佛爷之命守护古潼京”??!

鸭梨身上的黑光笔迹是什么时候写的??还左后腰?!

感觉沙海可以吸爆。

有这么多太太了为什么我还要码文?



每日一问

神与凡人之不能两全

神与凡人之不能两全


  *大纲流

  *山鬼的对象

  *原作《九歌·山鬼》,算山鬼的同人


  世有凡人,行及巫山。雾渺而云容。

  篁竹间有山神,红衣昭昭夺其神,形窈窕而摄其魂。

  凡人望以忘俗,思之而离忧。慕其善而独泪流。


  期年,凡人复走马巫山下。念之切切,不觉堕于壑中。及家,不治。


  妻儿环榻,凡人心有不甘地静静死去,离山神慨叹岁既晏兮还有很多很多年。


fin

一方死亡(一)

一方死亡(一)

 

 

*如题

*没什么剧情

*OOC慎

*刀慎

*烦请捉虫

 

 

——“神荼疯了。”

 

THA古玩城分部里,罗平、瑞秋、老张、王胖子坐在一处。江小猪在前头站着。他这样说。

 

 

 

安岩死了。

 

当时他身上的郁垒之力的红色火焰安静地窜起来,他不明所以地冲神荼摊开双手,瞳仁也烧得通红,眼白里却还映着惊蛰纯净的蓝。银针从神荼手里飞出来,又尽数被弹开去,他运气击在安岩罩门,然而也如泥牛入海,只不过让他眼底的蓝色更盛了三分。安岩周身忽而红光大放,直直将神荼掀飞出去,后者伏在地上,眼睁睁看着火焰从安岩身后的郁垒印记上烧起来,沿他的腰腿一寸一寸蔓延开去;最后他整个人都陷在火里。只看到他摊开的双手抱了头,随后整个人融化一样地一点一点缺失了,周身力量也一点一点减弱下去。神荼得以踉跄着走上前去,每一步的靠近都意味着安岩一部分的灰飞烟灭。他终于挨到跟前,红光全然熄灭,原本光芒的中心不复存在。白色体恤无声地飘落,上面白底的黑色人像表情像在嘲讽。

 

神荼什么也没有抓到。他跪倒在地上。

 

 

安岩葬礼那天,像很多俗套的桥段一样,天在下雨。一顶顶黑伞靠近他的墓碑。安岩还活着的时候还挺喜欢俗套的桥段,什么少年英雄拯救世界了,美少女投怀送抱了。这个英雄史诗式的悲剧收场,想是很合他意了。

一圈人围着他哭。阿赛尔居然也从监禁的地方溜出来,站的远远的,身边没有卡卡雅和丰绅,一个人显得孤单又无助,伞也没打,用手背抹下来的不知道是雨是泪。

神荼来的最晚。所有人其实都在等他。他背着安岩那个背包,手里抓着毛蛋,步子可还是很稳,走上前站到一边。

安岩连尸体都没留下,当然没什么可葬的,无非说些场面话,给他些从前没来得及给的赞誉。


到了散场的时候,有个人不走。

这当然是神荼。

他不但不走,而且做出了很出人意料的一件事。

他抬起手,掌底下是惊蛰飞旋的蓝光。

然后他冲着墓碑劈了下去。

墓碑只是普通的石头,当然化成了齑粉。

“你干什么?!!”

惊讶的当然不止江小猪一个。可是神荼回过身,面无表情:

“安岩呢?”

 


——“神荼疯了。”

秦家人不知道是不是天生有逃避现实的基因,比方说那对倒霉弟兄一直在苦苦寻觅自己已经遇害的爹娘。目睹安岩的灰飞烟灭没有让神荼接受他确凿无疑不在人世这个无可逆转的设定,他留下一句“安岩呢”就背着那个背包离开了THA的视线。

协会的情报机构当然也不是摆设:燕坪,开罗,巴黎,塞浦路斯,西夏王陵。两年以来,神荼走了很多地方。可惜就算是掘地三尺,人也是找不来了的。——安岩死了。


再一次到燕坪的时候他去了安岩租住过的公寓。包姐不在,安岩的东西甚至都没有被清出去,还原封不动地在那里。神荼在他的床沿上坐下。他心不在焉地摸出那只望远镜,在手里握了握,丝毫没有意识到这就是当初他观察郁垒印记用的东西。事实上,神荼他只不过略微失神地坐在那里,眼睛里冰蓝色更重,而心中迷茫更甚:

“安岩呢?”

——安岩呢?

——那个围着他打转,絮絮叨叨说个不休的青年,颜色稍浅的眼瞳里会映出来他的小小的影。

“如果我活着,我要找到神荼;如果我死了,我要做的还是找到他。这一点,并不会因为生死而改变。”安岩说。

——无论他神荼到了哪里都会找到他帮助他的伙伴。

 

神荼感觉什么地方不对。现实与他的认知之间有一道难于越过的间隙,可是至于安岩为什么竟会消失不见,神荼想不明白。

 

 

 

tbc

 

 

后面就是荼哥单死的一方死亡(二),码出来再说吧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