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全

不全

杂食,弧逼

其实什么都产,但是本人是手写党





希望跟我说说你

遗言

遗言


烂梗,沙雕,OOC



我仰面躺着,脑中一片空白,眼前走马灯不断闪过。突然想到被人发现呈“大”字型死在床上好像不太体面,翻了个身,还是觉得不妥当。上天生了我这么优美的脖子,却让它这么早被人拧断,实在太过可惜,不过也值。也值了。


我闭了闭眼,就道:“我承认是我做得不地道,虽然我做人挺失败的,但这也算是了却我的心愿,没什么可遗憾了。看在这么多年朋友的面子上,能不能给我个痛快,让我死的体面点。”


半天没人搭腔;这倒也正常,但是居然也没有听到自己颈骨断裂的声音。我忍不住睁眼。张起灵在一旁穿衣服,他的脸色很冷,上身的纹身从外围渐渐消退,非常有层次感。他动作很快,但是肩是肩,背是背,腰是腰腿是腿。看着他我突然想起光着身子死似乎也极为不体面,但已经来不及了,看着他收拾妥帖,站起身,向我走了一步。


他手里没有武器,但我相信他徒手一样能有很多方法能把人弄死。坐起来,道:“你要杀就赶紧动手吧。”


他看着我——我从来没有见过他那种脸色,忽然抬起手,把手放到我手上,拉了拉我的手,道:“我不会害你的。”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把手抽回去,竟然转过身开门出去了。


本来就只是想搞个沙雕,可是昨天看到眯总的那篇,又难过了。唉。

我只是希望他俩能好好过,怎么这么难呢。哭了

啊,我什么时候能变成太太啊

这条不删吧,留到200fo(如果有这一天)

发完疯睡了。

不解惑

老早了。看完梦里飞欢写的,感觉原作设的舅舅单箭头实在太戳了

写的垃圾,段子,OOC,慎看



“其实世间很多事,本来也是无所谓输赢的。赢的未必最好,输的未必不好;你又何必执着于此?”

沈浪是一个与人为善的人。这一点不仅仅表现在他很少与人争执。如果为形势迫,定要他和别人比试,他也绝少追究输赢(当然也是因为他通常会赢)。他一直也是一个很谦虚的人。

可是总还有人立志赢他。通常这个人是王怜花。

王怜花站在桃树下,他的脸年轻好看,本人看起来也像桃树生出的精怪。不知怎么,他此时没有露出他一贯的笑脸;他本是那种无论形势高下,都能不使自己显得尴尬的人。但他此时没有讲场面话。他似乎也没有要就这个论题与沈浪辩个究竟。实际上,他神情冷冷,很不寻常。

王怜花道:“这你恐怕不能明白。”这一瞬间他看着沈浪,眼神竟像是在看另外什么人。然后他竟忽然离开了。

桃花颓然委地。沈浪对着落华微笑;他确不明白这件王怜花笃定他不明白的事到底是什么,甚至也无从猜起。虽然这根本不算什么赌约,如果让他说起,他总也会坦然地承认:“我输了。”

沈浪做人一向光明磊落;但他直觉这并不是件应当开口发问的事。所以他一直不曾问。


fin


写这个的时候有一个论点:如果没有王怜花,沈浪还是沈浪,名动天下的沈浪,如果没有沈浪,王怜花不算是王怜花。难道王老板这种人才终究只能屈居人下?现在不觉得不平了,他就是这样子,就算一直输下去,难道还能说什么?

5024坑里首发。偷偷问一下小姐妹们,沈王沈有群吗?找找组织,不合适删。


病房,糖炒栗子和剥栗子的人

激情速摸

病房。吴邪躺在床上,被罩很白,被他拉过一点盖着,脚垂在床沿。张起灵坐在边上剥什么,剥板栗,他的手法很奇特,对每一个都用指节轻轻敲一下,两根手指伸出一夹,栗壳整齐地裂开。

栗壳裂开的声音轻小,而且单调,张起灵身上的气息清淡,气息清淡就是没有气息,吴邪歪在一边很快迷糊过去。睡着睡着忽然惊醒仿佛被人一把抓住领口。

四下里去看,病房空空,床头,瓷盘洁白,栗壳?栗仁?没有。张起灵?张起灵。

他呼地起身,四肢五体全部醒来,掀开被子踩上鞋子抓起手机就往门那里跑,鞋刮在地上他没想着穿好,一句大骂就要出口。

门开了是从外面。张起灵放松垂下的指缝里有最后一点板栗的软皮,另一只手里捧着什么?栗仁一整捧,圆圆胖胖是糖渍过的颜色。

他就站住了,脸上横七竖八的睡意,脚跟还踩在鞋帮上。

啊哦。吴邪想,最多不过我出了个丑,这也没什么,所以又拖着鞋子回去,心安理得吃完了所有剥好的板栗。

fin

艾特冬天给我剥栗子的小姑娘❤ @季周 

夜谈

一次考试速摸


记一次夜谈


校园/策瑜策
没头没尾



“你觉得,班里的女生哪个长得比较好看”周瑜问。


“比较好看…”孙策想了想。“两个桥吧。我更喜欢姐姐”

周瑜皱了一下眉。“…端庄贤淑型的?”试探问。

“嗯……也不算。”孙策转转脖子。“怎么啦?你看上了哪个。给哥说,哥规避一下。”

“不是。”周瑜说。他有点想说什么,但没说出来。

“那你觉得哪个好看”

周瑜想了想。“小桥吧。”他说。

“哦。”孙策说。“活泼跳脱型。看不出来。你平时这么正经…居然会喜欢。”

“……我没有。”周瑜说,把够过来挠他的手推开。“你还好意思说,你不也……”

不过这句话他不知道怎么说合适了。于是说到一半忽然没下文。

“我什么?”孙策问,然后皱眉,“……没,她不是——”于是他也顿住了。这句话他也不知道要怎么说。

“不是什么?”周瑜问。

孙策摇了摇头,但停了一下才说:“没什么。”他感觉熬夜有点让自己失智了,但表情还是维持着一个欲言又止的样子,又说道,“没什么。睡吧”

说完,伸出手,摸了摸旁边的人的脸。

“好吧。”周瑜也停了一会才说,“晚安。”


fin

三十篇了。今天突然勤奋

唉,爱情是啥啊,我爱你所以想上你,我爱你所以你乐意上我也可以?要么是彼此相爱愿意让对方cpg,要么是彼此相爱无法忍受对方cpg,唉,爱情啊。

烟和他

 *老早了 考试速摸

 *我CP天下第一甜


他是一个淡漠的年轻人,冷冷清清,凑近了能闻到身上一股药草味道——但得凑得够近。这样的人,看着就难以和烟酒扯上什么关系的。

确实。少见他喝酒,也不抽烟。最多为了祛湿嚼嚼烟草,也只是很少的几次。

有人说男人抽烟的原因有两个,要么是满足了,要么是不满足。这样说,他是没有理由抽烟的:这个外表年轻的人肩上的负担太重,他只顾向着前方走下去,不管是在什么方面,都无所谓满足,更无所谓不满足。

……但是,在那个晚上,他在篝火前点起一支烟,沉默地把他的目光投到对面的人身上。这很难说是不是他第一次被发现真正地“注视”一个人,而那一刻他想到了什么,没有人知道。

fin

那个……抽烟的两个理由不记得是哪位太太主页上看到的,侵了一定要告诉我啊!!!小可爱有知道的也告我一下呗!

粘一下原著!

这天晚上,我们找到了一块比较干燥的地方生起了火,坐在火堆前,他第一次沉默地把目光投向了我。

我也盯了他好久,他一直就这么看着,我开始判断,他目光的焦点是不是我。但是我发现他真的是在看着我的时候,我觉得十分奇怪我道:“我身上出什么问题了,我身后有一个怪物吗?”我问了几次,他都毫无反应,我想这人平时就不是特别正常,现在这个情况,我一定无法理解也无须理解。可是过了一会儿,他忽然问我要了一根烟。

我递给他,以为他又要像以前一样直接嚼了。没想到他放到火中点燃了,接着真的抽了起来。

片刻就从里面传来他边喘边骂的声音:“你他妈在这种地方歇。”

这个真的好涩情!!

冷水澡

*以前摸的段子,发上来凑数

*参考钓王,雨村生活私设多

*第一人称,矫情到ooc

*很短


我老爸老妈都是作风比较老派的人,我从小在家都洗热水澡。整个浴室热腾腾的,掀开浴帘出来,洗手池上方的镜面覆盖着水汽,擦它也无济于事,抹出的痕迹立刻又被水汽覆盖。

所以我一直以为洗澡都该是热气腾腾的,我是一个比较死脑筋的人,很少用学过的物理知识来考虑这种生活问题,我洗澡的时候一般都唱歌而不思考。

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十四岁或者十五岁,我在淋浴头下绞一条毛巾,冷水哗哗的,没有水汽升起来,我这个时候才自然地明白洗冷水澡并不会雾气腾腾。

后来我接触冷水洗澡的机会就多了起来。读大学的时候,也会在夏天用凉水冲头,感到自己非常年轻。


听说洗冷水澡确实有一干好处,不过毕竟是传闻,真实性无从考证。实际上,冷水洗澡时也会有弥漫的水气,潜伏在浴室的空间里,张开它不露行迹的怀抱。

这时候老天对我睁开了眼。


这时候踏火焚风的麒麟对我睁开了眼。


fin只有车门啦


我靠我写的都是啥狗屎玩意儿……

有关洗澡一切事宜属瞎编,不知道南方小哥哥洗澡啥样,我们北方有大澡堂,还会让亲朋好友帮忙搓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