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全

不全

杂食,弧逼

其实什么都产,但是本人是手写党





希望跟我说说你

疗养院

*标题内容无关

*是原作向,不是剧向,本垃圾还没有获得融合两个设定的能力

*短到不刀了

*OOC慎,逻辑死,慎


“……那个地方我派人去过,进去的人都没有出来,当时我不能再冒这个险……”


谁在说话,烦死了。老子要休息。

黎簇想着,困意不受控制地消退。“——黎中元的队伍是第一批,那是一个意外。黄严从我那里逃了出去,带了队伍进去,但是他接触那个东西就疯了,回来之后他把图刻在了你的背上。”

黎簇逐渐意识到自己听到了什么。痛觉回归,他睁开眼睛。

“你醒了。”吴邪说。

黎簇张了张嘴,失去意识前的爆炸和震荡回到脑子里,他发出了三天以来的第一个音节。

“你骗了我。”他说。“你答应过只要我把你要求的都办到,我和我老爹都会没事的,你为什么要骗我?”

他尝试坐起来,发现身上插着各种管子。

“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疗养院。”吴邪说。

“我不需要疗养。”黎簇说,“给我装备,我要去那个地方,我要去找我爹。”

“没有用的。”

“什么没有用的?“

“我不会把坐标给你的。”吴邪说,黎簇抬头看他,他的脸看上去异常疲惫。

黎簇压下身体的不适感。“你就不想知道那里面到底是什么了吗?我可能是唯一一个可以把里面的东西给你带回来的人,你就不想看看?“在”家“里的生活,足够让他学会怎样跟人谈条件。

“不想。”吴邪断然道。“对于我来说,这一切都结束了。”他是坐在病床边,姿态放松,脸庞被投下一片阴影。

“那你还在这里干什么?”

吴邪道:“我来看看你。”

不知道是脑震荡的后遗症还是心理作用,黎簇觉得一阵恶心。”别想再利用我做事情了,以后你别想从我这里得到任何东西。“他说。”你看过我了,我已经被你弄成这个样子,满意了吧?现在你可以滚了!“

吴邪从椅子上站起来,看着他道:“你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吧,费用有人付过了,这是我们约定里剩下的钱,你完成的很好。再见。”

黎簇从病床上撑起来,冲着他的背影啐了一口:“谁他妈要你的钱!老子不稀罕!!“


吴邪走到外面走廊上,解雨臣在门口站着,看到他出来,把手机收起来。他脚底下踉跄一下,解雨臣伸手去扶他。

“你太累了。”他说。“需要休息。”

吴邪点头。

“谈的怎么样?”解雨臣问。吴邪按了按额头:“我以后不想再见到他了。”

两个人向门口走去,有车等在那里。


fin


当然不是因为甜也甜不过官方了……救命……

评论(2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