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全

不全

杂食,弧逼

其实什么都产,但是本人是手写党





希望跟我说说你

遗言

遗言


烂梗,沙雕,OOC



我仰面躺着,脑中一片空白,眼前走马灯不断闪过。突然想到被人发现呈“大”字型死在床上好像不太体面,翻了个身,还是觉得不妥当。上天生了我这么优美的脖子,却让它这么早被人拧断,实在太过可惜,不过也值。也值了。


我闭了闭眼,就道:“我承认是我做得不地道,虽然我做人挺失败的,但这也算是了却我的心愿,没什么可遗憾了。看在这么多年朋友的面子上,能不能给我个痛快,让我死的体面点。”


半天没人搭腔;这倒也正常,但是居然也没有听到自己颈骨断裂的声音。我忍不住睁眼。张起灵在一旁穿衣服,他的脸色很冷,上身的纹身从外围渐渐消退,非常有层次感。他动作很快,但是肩是肩,背是背,腰是腰腿是腿。看着他我突然想起光着身子死似乎也极为不体面,但已经来不及了,看着他收拾妥帖,站起身,向我走了一步。


他手里没有武器,但我相信他徒手一样能有很多方法能把人弄死。坐起来,道:“你要杀就赶紧动手吧。”


他看着我——我从来没有见过他那种脸色,忽然抬起手,把手放到我手上,拉了拉我的手,道:“我不会害你的。”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把手抽回去,竟然转过身开门出去了。


本来就只是想搞个沙雕,可是昨天看到眯总的那篇,又难过了。唉。

我只是希望他俩能好好过,怎么这么难呢。哭了

评论(6)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