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全

不全

杂食,弧逼

其实什么都产,但是本人是手写党





希望跟我说说你

病房,糖炒栗子和剥栗子的人

激情速摸

病房。吴邪躺在床上,被罩很白,被他拉过一点盖着,脚垂在床沿。张起灵坐在边上剥什么,剥板栗,他的手法很奇特,对每一个都用指节轻轻敲一下,两根手指伸出一夹,栗壳整齐地裂开。

栗壳裂开的声音轻小,而且单调,张起灵身上的气息清淡,气息清淡就是没有气息,吴邪歪在一边很快迷糊过去。睡着睡着忽然惊醒仿佛被人一把抓住领口。

四下里去看,病房空空,床头,瓷盘洁白,栗壳?栗仁?没有。张起灵?张起灵。

他呼地起身,四肢五体全部醒来,掀开被子踩上鞋子抓起手机就往门那里跑,鞋刮在地上他没想着穿好,一句大骂就要出口。

门开了是从外面。张起灵放松垂下的指缝里有最后一点板栗的软皮,另一只手里捧着什么?栗仁一整捧,圆圆胖胖是糖渍过的颜色。

他就站住了,脸上横七竖八的睡意,脚跟还踩在鞋帮上。

啊哦。吴邪想,最多不过我出了个丑,这也没什么,所以又拖着鞋子回去,心安理得吃完了所有剥好的板栗。

fin

艾特冬天给我剥栗子的小姑娘❤ @季周 

评论(6)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