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全

不全

杂食,弧逼

其实什么都产,但是本人是手写党





希望跟我说说你

娃娃亲

娃娃亲

*花邪邪花自由心证,事后烟,无H,世交出没,注意避雷。
*哑爸爸提及,注意避雷。
*盗七,四姑娘山,高海拔一炮。
*大邪第一人称直男语风试水。mer直。



我靠在边上抽烟,以前没觉得,最近遇的操蛋事多了,发现尼古丁真是好东西,这烟渐渐就有点脱不开手。吹着山风抽完一支,脱力感逐渐消失,小花在一边靠过来就笑,“我开始有点怀疑解连环当时是不是把你家三叔睡了,才跟他上的贼船。”

“滚你妈的,”我怒道,“我三叔虽然不是什么正派人,对陈文锦那也是真心的,不然怎么被她招进那考古队里。”

小花在旁边就叹气,又笑,“你看看你这个人,吴三省跟你讲的在西沙的故事你都不信,这个借口你还当真?”

我想想发现确实是这个理,道:“也对。”叹了口气,又道 “现在他是死是活,都不清楚,哪个是我三叔,哪个是解连环,我也分不清,也不知道我真的三叔,现在到底在哪。”

“我看你也不是很在意。”过了半天,小花才说。

“唉,我现在也不想知道那些了,我只想帮小哥找找他的过去,还有身世,被你们坑来这一趟,也不知道能不能有什么线索。”

小花在边上沉默了一会儿,就说:“我劝你还是趁早收手为好。”

“为什么?”我奇道。

“那个人的身份肯定不一般,跟着他下地倒还不算什么,但是要查他的身世,万一招惹到了他背后的势力,说不定——”小花看着我,毙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法治社会,还会有这种事?再说我跟着查了这么久,也没缺胳膊少腿的。”

“所以说,有时候我真羡慕你。”小花就说,看向一边,不再说话。

“哎,算了算了,”我怕他又想他小时候的事,正想转移下话题,他突然又凑过来,道:“我之前是不是说过你长的不怎么好看?”

“可能吧,我不记得了。怎么了?”我问,他就道:“我收回我的话,其实你长的还蛮耐看的。我靠,有没有人说过你眼睫毛特别长?”

我想了想。“好好像我高中班上一女同学说过。”

“那个女生肯定喜欢你。不过你眼睫毛也真够长的,一大老爷们,长这么长的眼睫毛。”说着又来亲我,这一亲我差点没被憋死,赶紧把他的脸推到一边,骂道,“去你妈的,还来?”

他也不再做什么,半天才重新开口,慢悠悠地道,“其实我定过一门亲。”

我转过去看他,差点把脖子甩脱臼,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是娃娃亲。”他看着我,一脸含蓄的无奈表情。

“跟谁,跟秀秀?”我问,“挺好的,什么时候结婚记得给我发喜糖。”

他幽幽地盯着我看,看了老半天,扭过头去,“哎,算了。”


fin

评论(3)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