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全

不全

杂食,弧逼

其实什么都产,但是本人是手写党





希望跟我说说你

在墨脱

在墨脱





*配对:邪瓶邪。
*真的段子。
*沙海三。在墨脱。私设有。时空虫洞了解一下。也许是幻觉作用。瞎几把胡编乱造。






他仰面跌下去。自由落体不很好受,好在他跟他脖颈伤口处飙出的血加速度相同。

他想起黑眼镜对自己脖子部分的评价,不禁唏嘘。

美好的事物总是不能恒久,如果有命回去真得嘲讽他一下。

那些人居然真的被惊动了,这让他略有意外。不过也只是一个经验不足的杀手。

不过他们不知道他现在已经不重要了。他是死是活,都没有影响。

他想到刚入秋的三圣雪山上那场三十米的自由落体,感觉很遥远了。

是不是应该礼节性地呼救,期待有人把他从雪窝子里拔出来呢。

算了吧。他在心底嘲笑自己的软弱。

没有人。

他一个人走着。路不难走,这是一条进山的路。他会到墨脱稍做停留,并且筹备一支队伍。

路边有小范围的雪崩,路上还安全,是很有年头的路了。

忽然有大团的雪落下,其中好像裹挟红色,是但似乎不仅是僧侣袍服的颜色。

他很快做出反应,从路上跃下查看。雪窝传出笑声。他听声判断位置,伸出手去。

一个喇嘛服饰的年轻人被拽出来。还有意识,眼睛对着他看。他没有过分思考山里的僧侣为何会被割破脖颈,很快地把人拖出来检查伤处。幸得是摔进雪堆,没有骨伤。喉间伤口带着冰碴和血沫。他处理得很快,他对于各种伤口的止血都富有经验。

那个人一直看着他,意识始终还在,突然用喑哑的嗓音开口说话:

“客人要进山去?”

他抬眼对伤者点头。对方勉力笑了一下。

“山中的村子,康巴落?”

他又点头。对于寺中的上师他并不怀疑。

对方很轻地咳嗽几声,大概终于脱力。然后闭上眼睛。

“祝你好运。”那人最后说。

他将伤口处理妥当,把伤者背到一个背风的地方,然后打开行李留下一些食物。

然后他又回到进山的路上。





FIN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