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全

不全

杂食,弧逼

其实什么都产,但是本人是手写党





希望跟我说说你

一发完,梗来自空间(文手挑战梗,给出首句写BE),侵删





雨下得越来越大。我回过头,看到他不知何时竟站在我的背后,为我撑起一把伞。

一把很大的黑伞。是秦总的风格。

雨声噼里啪啦。远处的鸟有一声没一声地叫。 湿润的泥土气息扩散。 但此刻都与我无关。

“安岩。”他叫我的名字,嗓音压得极低,却也不是低音炮那种撩人的低。倒像是一声叹息。
然后他又叫:
“安岩。”

“神荼……”我看他。他垂着脸,留海儿挡住了冰蓝色的双眼。
“——二货。”
我感觉黑线挂了一脸。

“我以为我已经表现得够明显了。”他语气平缓地说下去。
“我以为你该看出来了。
“可你真是世界上最二的二货。
“——安岩。这你都看不出来吗。
“我喜欢你。”

“你要是早点说就好了”
我仰脸对他说。

“——我喜欢你。”

“你看了我的日记,应该看得出来……”

“我看了你的日记。
“还看了你日记本里的那封信。”

那不就得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深吸一口气。背过去,不再看他。

“安岩……”

“——神荼。”

“真可惜。——”

“我们还是……”

“我们还是,太迟了。”

我听见靴子踏在湿乎乎的青草和苔藓上的声音。我偏过脸去,看着他。
神荼他轻轻地抬起没握着伞的那只手,然后他俯一点身。

他轻轻地用指节摩挲表面积水的大理石碑,用指肚描摹它的纹路。
一点。一撇点。横勾。撇折。撇。捺点。一竖。竖折。竖。横。撇。竖。横折。一短横。
——然后他用掌心拍拍碑面,拍一拍,又拍一拍。
“安岩。”我听见神荼说,不知道是不是幻听,他的声音竟然颤抖。

“对不起。”我说,我的牙齿打战,可是我根本感觉不到冷。

“对不起。”

——我看见伞下面落下了一滴雨。

〈END〉

情人节发刀致歉。这里许仙,依然单身。

评论(7)

热度(26)